极光推送对外宣布转型为一家大数据服务公司

  • 时间:

【高以翔女友飞浙江】

SaaS業務是資本市場非常喜歡的生意模式。

增速“變臉”極光在玩什麼招? 這一次,極光又將目光放在了SaaS行業,當然,每一次轉型都是有代價的。 極光的SaaS產品主要涵蓋金融風控、市場洞察以及商業地理服務(極光iZone)。2019年第三季度,極光SaaS產品的收入為3360萬元,同比增長52%。SaaS產品的增長主要得益於付費用戶數量同比增長18%,以及每客戶平均收入(ARPU)同比增長29%。 另外,2019年第三季度,極光SaaS特色的開發者服務和SaaS產品的總收入達到5550萬元人民幣,同比增長47%。 雖然,新開闢的SaaS業務取得了高增長,但是2019年第三季度,極光精準營銷收入同比下降8%至1.464億元。對此,極光表示,精準營銷收入的下滑一方面是因為宏觀經濟放緩導致廣告主收緊廣告預算和公司對接入新廣告客戶更嚴謹,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極光逐步將戰略重心從傳統的精準營銷模式轉向更健康的以SaaS為基礎的新廣告數據收費模式。 事實上,2019年第三季度,極光的收入同比增速和環比增速都創新低,並且出現第一次同比和環比的負增長。 期中,開發者服務保持和二季度一樣的同比增長39%,收入為2190萬元;SaaS產品同比增速為52%,增長至3360萬元;而精準營銷業務同比卻下降了8%,至1.46億元。 雖然精準營銷業務增速出現下滑,但其仍舊是收入占比最高的業務,占比72%。 再回過頭看今年一季度和二季度精準營銷業務的增速情況,分別是90%和84%。在一季度財報中還表示雖然經濟疲軟,但是極光的產品依然符合客戶的需求,所以增長快速。可是三季度財報就卻說,增速下降主要因為疲軟的宏觀經濟。 同樣的經濟環境,一季度還是90%的增速,三季度就成了負增速,這實在讓人感到詫異。對此,在電話會議上,極光的高管稱,“極光的精準營銷業務是需要先為客戶提供服務,在一個月後看服務的數據效果再結算,而結算也有賬期。” 目前,極光的轉型還處於一個陣痛期,而國內的SaaS行業也還處於一個初級階段,雖然沒有獨角獸,但是誰都有機會,但是還需極光沉下心,扎下根。

2019年第三季度,極光的總營業收入為2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毛利潤為5690萬元人民幣,同比增長7%;凈虧損為3170萬元,2018年同期為860萬元,同比擴大72.87%。對於虧損,極光解釋稱,主要是因為一次性在此季度為某個知名電商客戶提的壞賬準備導致的。 與此同時,在這一季度,兼任極光CEO和董事長的羅偉東宣佈,將公司的業務細分改成:開發者服務、SaaS產品和精準營銷,在之前SaaS產品被稱為垂直數據服務。這次分類的改變,預示著極光把重點放在基於SaaS產品的商業模式上,是從數據到產品的一個轉變,也是將客戶群體從廣告主轉向APP開發者。 事實上,這並不是極光的第一次轉型,從移動溝通工具轉型做消息推送服務,再從國內第三方推送服務商到做大數據服務,這已經是極光的第三次轉型,還沒在行業占穩根基,又匆匆轉型,令人疑惑不解。

近日,國內移動開發者服務提供商極光(NASDAQ:JG)公佈了公司2019年第三季度未經審計的財報。

成立於2011年的極光,曾經是移動大數據服務平臺,是第三方推送服務商,還是移動開發者服務提供商,主要為移動應用開發者提供穩定高效的消息推送、即時通訊、統計分析、社會化組件、短信、一鍵認證、深度鏈接、物聯網等開發者服務。 看到極光戴了這麼多帽子,是不是還是不清楚這家公司具體是做什麼的。這還要說到2011年橫空出世的微信,當年在短時間內一下橫掃國內各種的IM(即時通訊),結束了行業群雄割據的局面,一時間國內的各種IM項目屍橫遍野,這就包括現在極光的創始人羅偉東的“KKTalk”。 出道就轉型,極光也是不容易。但其實羅偉東並沒有像其他同行一樣徹底放棄IM,而是轉型做了消息推送服務,當時的新公司被命名為“極光推送”,簡言之就是負責手機APP的通知欄消息彈窗。而這也是極光大數據的前身。 但是事實是,極光的服務以免費為主,這並沒有給極光帶來太多的營收。從2018年遞交的招股書來看,2016年極光凈虧損為人民幣6140萬元,2017年凈虧損為9030萬元。截至2018一季度,公司凈虧損為2210萬人民幣。 對此,羅偉東直言不諱,“以前公司幾乎只有推送一個業務,推送的基礎服務是免費的,只有高級服務項目和技術支持才收費。” 推送業務不賺錢,2016年,極光推送對外宣佈轉型為一家大數據服務公司,並且表示要做“中國版Palantir”,與此同時,公司名稱從“極光推送”變更為“極光”。 轉型後的極光在開發者服務基礎之上增加了數據服務和廣告服務,增加的兩大業務也是極光未來的主要營收來源。 Palantir成立於2004年,由硅谷著名風險投資家彼得·蒂爾一手扶持。 從產品來看,Palantir目前擁有兩大產品,Gotham和Palantir,前者用於國防安全領域,後者偏重於金融領域。這兩款產品都是基於大數據進行分析統計為客戶提供數據服務。 不過,依靠大數據為生的極光,游走在法律風險邊緣。今年接連暴雷的大數據風控行業,讓極光在內的大數據公司們不得不思考,如何在數據服務的同時不觸及用戶隱私紅線,用戶隱私與公司利益又何以兼得。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GPLP。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三次轉型不易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SaaS業務是資本市場非常喜歡的生意模式。作者:夏天━━━━━━

女子灌肠肠道穿孔女逃犯劳荣枝落网统一换发记者证lpl全明星若风道歉29日四星连珠天象网曝张亮假离婚滴滴美团严重失信网曝张亮假离婚英国发生捅人事件冰雪奇缘2破5亿女逃犯劳荣枝落网高以翔一集15万水滴筹回应漏洞多腾格里沙漠污染物康复中心被指虐童庞博吐槽李佳琦黑五网购破纪录尹正蒋梦婕恋情黑五网购破纪录网易又一员工被逼埃尔多安批马克龙彭磊吐槽奇葩说90后30岁倒计时网曝追我吧还在录冰雪奇缘2破5亿男婴腹中藏寄生胎马龙2-4张本智和林书豪缅怀高以翔若风道歉